赏析-海岩剧十大经典作品(组图

名人画廊 2018-12-29 05:03:57

  

赏析-海岩剧十大经典作品(组图

  那是一个影视剧拍摄刚刚面向市场的年代,经历了近十年的沉淀之后,海岩再次出手,而这时的他,已经开始显露自己的锐气,无论是自组海润公司拍摄电视剧的胆识还是投资上千万的手笔,在当时来讲,的确是少见的。当然,这部电视剧比较敏感的剧情,也很有争议性。

  在这里,爱情只是故事的一层外壳,导演希望我们领会的,其实是壳里包着的东西。在这一点上,尹力(该剧导演)和海岩倒是达成了很好的共识,他们都不把言情作为目的,言在此而意在彼,实际上是把一般的言情剧深化了和提升了。如果说言情剧往往只向观众提供娱乐和消遣的话,那么,《你的生命如此多情》还试图进入意义层面,试图提出一些有价值的问题让观众思考。这正是海岩努力要使观众理解和认同的地方。

  海岩把中国人对观音的全部最美好理解赋予给了女主角安心:端庄、安详、洁净、美丽、怜悯、善良……有趣的是,如此超完美的女性形象并没落入已成名的玉女掌门人们手中,而制片方海润则是冒险挑选了初登荧屏的新人孙俪担纲主演。或许是完全没有任何表演经验的束缚,孙俪以其清新的形象、饱含激情的表演、真实投入的感情赢得了一致的认可。相对于孙俪的激情投入,男主角杨瑞的扮演者佟大为所表现出的却是另一种颇为冷漠的现实风格,剧中的杨瑞是一个典型的北方都市青年,地道的京腔,闲散不羁的做派和他在电影《我爱你》中的表演如出一辙,与孙俪的冷热对比,异常鲜明。至于何润东的出现,则有着两种意见,有人认为突然加入一个港台演员,冲淡了剧情的深入发展,容易喧宾夺主,而且何润东的口音也是个问题,但导演丁黑以及海岩最后还是选择了何润东,理由在于:他的口音正好可以突出毛杰这个人物身上的特殊气质,带那么点儿坏。

  1982年,海岩开始创作自己的首部警察题材作品《便衣警察》,一经推出好评如潮,随后于1987年被改编为12集电视连续剧,《便衣警察》成为海岩第一部被搬上荧屏的作品,初步奠定了其在刑事案件侦破背景下走言情路线的“海岩剧”模式。

  在海岩越来越“著名”之后,开始有各种评论人士为他下定义了,比较有代表性的观点认为,海岩最擅长的就是编造都市爱情童话,实际上,用某一种特点概括某一作家的创作,而且绝对化,就很容易犯错误。海岩自然是喜欢写很纯很美的爱情的,但他却并不喜欢琼瑶式的言情。他曾多次声明要和琼瑶式的言情划清界限。在他的笔下,爱情总是发生在更广阔的社会生活中,爱情的主人公总是和错综复杂的社会矛盾、社会冲突相联系。《你的生命如此多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使我们看到,爱情总要经历风风雨雨的考验与磨炼,才见真情,才有味道,所谓霜重色愈浓,就是这个道理。林星与吴晓的一见钟情,最初很像是该剧的一条副线,若隐若现,时隐时现,神龙见首而不见尾;推动叙事的更多是在吴长天这边,在前10集,他的出镜率明显高于他的儿子吴晓。直到吴长天被他的手下郑百祥突然杀死在汽车里。说,还是不说?爱,还是不爱?问题尖锐地摆在林星和吴晓的面前,于是,我们发现,叙事的目的才开始显露出来了。说到底,吴长天的故事不过是给林星与吴晓的爱情故事做了某种铺垫,它用层层铺展的手法把爱情主旋推向高潮。爱情经历着考验,林星与吴晓也经受着考验……

  这部电视剧的演员阵容超级强大,徐静蕾、刘汉强、姜武、濮存昕、丁志城、傅彪等等。尤其要说的是,虽然整个剧中刘汉强的戏不多,而且剧中的他也不是小说中的短发形象,但整个剧中他给人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很阳刚、很帅气,可惜的是这部戏并没有让他真正走红。而徐静蕾扮演的吕月月,先“背叛组织与黑帮分子私奔”后“背叛情人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夜晚拨打了公安局的电话”,将人性的复杂与无奈演绎得出神入化,让人久久不能释怀。

  盘点海岩剧,你会发现他的每一部作品都不是白给的,你没办法忽略其中的任何一部,只能老老实实地细数,从最早的一部到最新的一部,一个都不能少。

  随着海岩个人以及海岩剧品牌的树立,观众对于《玉观音》的期待也水涨船高,好在,2003年《玉观音》一经推出便再次火爆荧屏,成就了海岩的所谓“第二春”。

  悬念迭起的案情、凄美流畅的爱情、婉转抒情的音乐叙说着三段截然不同的情感。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杨瑞在邂逅了清纯美丽的杂工安心后一下子堕入情网,而当他毅然抛弃了金钱、权势、亲情而奔向理想中的爱情时,却发现安心不仅已身为人母,而且至今仍挣扎在两个男人带给她的情感创伤中难以自拔。恰在此时,一段扑朔迷离的案件也正在朝他们一步步的逼近……虽然这样剧情给人以脱离现实的梦幻感,但比起海岩以往的作品,《玉观音》折射出一种更为深刻的寓意,贪婪、占有、背叛这些情绪虽然皆因爱而生,却也是在爱的包藏下人性最为脆弱的表现,此时,是非公断也如案情般扑朔迷离难以一语定夺。

  《永不瞑目》对陆毅来说,是他这一辈子都无法逾越的高度,有的人可以复制神话甚至可以创造第二个神话,但是像当年陆毅那样一夜成名的速度、力度,实在是太空前绝后了,“肖童”这个角色让陆毅赚足了观众的人气和泪水。据说当年有一个大学女生寝室的所有人,一集一集地追看《永不瞑目》,越看越压抑,最后结局的时候全寝室的女生都哭了,后来没有人愿意看第二遍,不是不好,是太惨。人们受不了那么美好的东西毁在面前——即使是在屏幕上。

  袁立把欧阳兰兰的任性、狠毒、骄纵、感情用事、情感受挫时的委曲求全,时而的良心发现演得丝丝入扣。在欧阳兰兰的主导下,肖童的悲剧人生逐渐展开,而后,肖童认识了欧庆春,成为警方卧底,这个风华正茂的大二男生,成为黑白PK大战中的棋子,命运掌握在别人的手中。在西藏,他对欧阳兰兰说,我们俩是孽缘。而欧阳兰兰也对他说过,“我TMD爱你爱得都不是我自己了!”一个女人执著地追求着一个从来没有爱过她的男人,为了他连自我都放弃了,而这份一厢情愿的感情注定没有回报,这还不是一种悲哀吗?连腹中的孩子都是她肖童得来的,欧阳兰兰在最后那集的痛哭发自内心,这段感情她到底得到了什么?所以在最后肖童带着那种慷慨赴义的表情走向欧阳兰兰而被她开枪射死的时候,观众在为肖童难过的同时,也庆幸这段孽缘终于结束了。对肖童来说,这也许是最好的解脱了。可以说在他觉得跟欧庆春的缘分已经完了的时候,他似乎对人生就不报太大期望了,他走向欧阳兰兰的枪口时的眼神是那么从容镇定,他似乎是欢迎着这个结局的到来。

  回顾这部海岩最早的作品,关于胡亚捷、宋春丽青春飞扬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了(起码对于新一代观众来说,那个年代有些遥远了),所以,我们更愿意从海岩的文学创作角度,谈一谈这部作品。在海岩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铅字崇拜”,觉得印成铅字的东西都是线年的一天,海岩在地摊上看到了一系列乌七八糟的“地摊文学”杂志时,感到不是滋味,觉得自己随便写写都比那个好。按照后来很多媒体常用的说法:海岩从那次被地摊文学刺激之后,开始了“随便写写”。写些什么呢?虽然小学都没有毕业,但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有太丰富多彩的生活经历。1976年“四五运动”期间,海岩以便衣警察的身份被派到广场值勤。于是就决定写一个《便衣警察》。其政治背景就是那时的政治背景,但故事却完全是另外一个故事,主人公身上有着海岩曾经经历的压抑和苦闷。起初,海岩准备写一个中短篇过过瘾就完了,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一下子写成了一部47万字、60章的超级长篇小说。

  吕月月是徐静蕾塑造的第一个荧屏角色,那时的她还没有毕业,相当清纯。徐静蕾并不是那种很明艳的美女,但她身上所焕发出来的气质,令人感到舒服。如果换个人来演吕月月,观众会恨得牙咬得吱吱作响,但徐静蕾的诠释却让人爱不起来,也恨不起来。那时,第六感告诉很多人,这个演员一定会红的,果不其然……后来的老徐,如日中天。

  《永不瞑目》不但成就了陆毅、袁立、苏瑾以及导演赵宝刚,也第一次明确树立了海岩剧品牌的大旗,从此以后,天下无人不识海岩。

  故事源于一把意大利小提琴,这把价值连城的小提琴在我国失窃后,被偷运到香港,引起了香港两大黑帮——潘氏家族和天龙帮的一场火并。潘家幼子潘小伟被偷送到大陆避难,我公安人员闻讯后,立即组织侦破小组,以潘小伟为线索,展开了追查小提琴的工作。据说此片是拍竣于1998年,但因为女警察爱上黑帮子弟,题材过于敏感,修改了二三年才被批准在午夜时分播出,经济损失可谓巨大。